<nobr id="bb9jz"><address id="bb9jz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    <listing id="bb9jz"><dfn id="bb9jz"><font id="bb9jz"></font></dfn></listing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bb9jz"><ins id="bb9jz"><mark id="bb9jz"></mark></in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cite id="bb9jz"><menuitem id="bb9jz"></menuitem></cite>
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bb9jz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查看: 2875|回復: 24
    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    [討論] 槍手18歲,大屠殺者為何越來越年輕?

    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  1. TA的每日心情
            奮斗
            2021-8-28 09:38
          2. 簽到天數: 269 天

            [LV.8]以壇為家I

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樓主
    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1:4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
            出品 | 虎嗅青年文化組

            作者 | 渣渣郡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本文首發于虎嗅年輕內容公眾號“那個NG”(ID:huxiu4youth)。在這里,我們呈現當下年輕人的面貌、故事和態度。





            屠殺,又一次在當代文明世界發生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22年5月14日,18歲的紐約州立大學布魯姆社區學院肄業生佩頓‧戈德倫(Payton S. Gendron)身著戰術服、防彈衣、攜帶XM15步槍和直播設備,到達水牛城的Tops Friendly Market,在14點30分左右,他下車,舉起槍,瞄準平民,開槍射擊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根據視頻資料顯示,他像伐木工鋸倒大樹那般冷靜地扣動扳機,在停車場射中4人,在超市內擊中9人,在完成屠殺后,他向美國當地警方投降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這場屠殺是有針對性的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Tops Friendly Market受到槍擊的13人中,10人死亡、3人受傷,其中11人為非裔美國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一些朋友看來,這次槍擊案是一個美國的種族主義瘋子犯下的獨狼式襲擊,是個意外,或是老生常談的種族主義、禁槍落實不到位導致的偶然慘劇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直播中的一個細節展示,佩頓發現目標是白人后,他非但沒有射擊,還用sorry對遇襲者表達了歉意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但我覺得,這起案件是一次恐怖的回響,是一部西方仇恨連續劇即將達到高潮的前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恐怖在哪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個成長于全球化時代的人,不但會把美美與共、族群平等之類已經成為常識的理念視為糞土,還能以“敵我矛盾”的敘事,對同胞犯下血案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做這一切的人,只有18歲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為什么說它是連續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為這次的水牛城槍擊案的行動邏輯,跟2011年布雷維克在于特島對挪威左派政客子女開槍、2015年迪倫·魯夫在黑人教堂射擊、2019年塔蘭特在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的屠殺,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他們背后指向的,是近兩年在西方至上主義者中愈發流行的一個陰謀論——“Great Replacement - 大取代理論”。




            從左往右:布雷維克,槍殺77人;迪倫·魯夫,槍殺9人;塔蘭特,槍殺51人;戈德倫,槍殺10人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單說理論太過枯燥,我來舉個例子,你就能對這個理論有清晰的認知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2006年世界杯的時候,法國輿論場里有這樣一種聲音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看看咱們足球隊還有幾個土生土長的法國人?咱們這還是法國嗎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們不生孩子,移民一頓生,那法國的未來在哪里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移民生育激情旺盛,主體民族不生育的敘事,激起了當時法國人對亡國亡種的底層擔憂,畢竟對于大眾來說,移民與土著的此消彼長之間,是用小學算術就能算明白的“民族危機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2010年,法國作家雷諾·加繆在其作品《無害的圣經》中,首次將這種對于移民取代主體民族的敘事,概括為大取代主義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一次采訪中,他對記者解釋了這種理論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一個民族在千百年的時間里,一直生活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突然,很多別的地方的人來了,他們在這里生育繁衍,用一兩代人的時間,用一個或幾個民族代超過了原住民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于是,那個一直生活在這里的民族被取代了,它不再是這個民族了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法國作家雷諾·加繆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大取代觀點,激發了很多人的恐懼,而恐懼又迅速滋養了暴行。這一點,在近幾年犯下血腥槍擊案的罪犯自白資料中,多有所展現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布雷維克在犯下于特島血案之前,寫了一本名為《歐洲獨立宣言:2083》的1500頁報告書,在此其中,他基于大替代理論闡述外來移民和全球化對于歐洲的傷害,并展現了他為了將所有移民清除出歐洲,為白人爭取生存空間的計劃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第一步·準備工作(1999年-2030年):對支持全球化以及移民政策的白左政客進行家族清洗,在掌權之后,改變輿論話語權和思想教育,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第二階段·驅逐工作 (2030年-2070年):驅逐移民,收回“被侵占”的生存空間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第三階段·全面戰爭(2070年-2083年):以種族屠殺的方式,擴大生存空間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于特島殞命的那些孩子們,在布雷維克眼中是必要的犧牲,這是對挪威多元化土壤的大清洗,是鋤奸,是實現他“純凈歐洲”構想的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作為白人至上主義者血腥屠殺的重要人物,布雷維克和他的理論備受推崇,甚至成為了像導師一樣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無論是這次水牛城的戈德倫,還是基督城的塔蘭特,都在自己的受審過程以及自白書中,表達了對布雷維克的崇拜,并著重強調了“大取代理論”。




             在XM15的下機匣上,你能看見寫有布雷維克名字的涂鴉,就像一種附魔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大取代理論中的提到的生育率,已經成了白人至上恐怖分子重要理論依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他們堅信,生育率降低將會導致文明的崩塌、民族的衰亡。盡管很多學者對此表示,大取代不科學,因為生育率是動態的,不是一成不變的;但這,并不能阻止陰謀論的流行:




            《不要讓人口統計學,成為種族恐怖分子的理論要點》

            “民眾所關心的少子化引發危機這件事,在我們看來還很遙遠……大取代理論利用了這種看似科學的理論隱藏其陰謀論的本質,俘虜了人們,給白人至上主義者提供了掩護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法國,勒龐高舉大取代理論的帶著極右翼政黨“國民聯盟”成為政壇的重要力量,盡管在2022年的總統選舉敗選,但仍拿到了41.45%的選票,而在上一次選舉,這個數字是33.9%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在美國,近一半的共和黨人支持大取代理論,如果把這個數字轉換成美國的人口,這意味著近三分之一的美國人,同意或認同大取代理論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美國兩黨成員對于大取代理論認同度上的調查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消費主義端,你也能看到這種情緒的蔓延,比如種族主義小說《圣徒營》,已經成了白人至上的邪典,在網上價格飛漲十倍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與這些問題相比,大取代理論更令人不安的點在于,它的目標群體,恰恰是歐美的年輕人。




            2017年,在維吉尼亞州沙洛斯維參加抗議活動的人群,其中有南方聯邦旗,也有圣殿騎士盾,一派種族戰爭敘事的畫面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布雷維克32歲犯下血案、魯夫21歲血洗教堂、塔蘭特28歲直播殺人,如今18歲的戈德倫在水牛城屠殺,這些白人至上極端分子犯案時的年齡起伏,總會令人產生不好的聯想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但遺憾的是,這種憂慮是事實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為很多證據都在表明,不但大規模槍擊(4人以上傷亡)暴行變得愈發猖獗,就連罪犯都在變得越來越年輕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外媒的數據庫顯示,1966-2019年間,美國共發生了166起大規模槍擊案。分析者從中分析到了兩個重要的趨勢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個,是大規模槍擊案正變得愈發頻繁:1966年8月到1999年4月,每180天,才會發生一場大規模槍擊案。而從2015年6月到現在,這個數字已經被縮短到了47天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還有一個,就是大規模槍擊案犯的年輕化趨勢:魯夫在2015年犯下查爾斯頓教堂血案前,大規模槍手的平均年齡是34歲,而在此之后,大規模槍擊案案犯的平均年齡只有32歲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美國東南大學2021年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,也顯示了大規模槍擊案的年輕化問題,其中一張圖表顯示在公共場合犯下大規模槍擊案的往往是年輕人(30歲以下)占比51.2%。





            不但是制造大規模槍擊案的極端兇犯正在年輕化,就連年輕人生活學習的場地,也開始被仇恨犯罪侵占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根美國相關部門數據,在過去十年中,大學校園內的仇恨犯罪的報告增加了近 57%。全國的仇恨犯罪也在激增,2020年到2021年之間,大城市仇恨犯罪上漲了39%;專家都認為,這個趨勢還將繼續下去。




             出現在街頭的一張大取代理論的貼紙,上面寫著多元文化是種族滅絕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從本質上來說,大取代理論喚醒的種族議題,是對全球化的文化反彈。但疫情帶來的經濟衰退,強化了這一趨勢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個事實是,教育費用、住房價格、生活成本和失業率的上揚,讓人們的日子過得緊巴巴,以至于不少美國年輕人,用和好朋友合伙買房的方式,完成美國夢;甚至在tinder上,都有人在資料里招募合伙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當資源變得緊缺,處在競爭下的人就會傾向于把外人視為威脅。而膚色、種族、生活方式,就是最好辨認的標簽。
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當擔憂的人們去網上討論的時候,信息繭房進一步加深了他們對大取代理論的恐懼,坐實了移民的敵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白人至上分子,總會通過meme圖來傳播自己的理念,這些東西并不像左派論述全球化好處那么復雜,就是那最扎心的話題配最簡單的文字,往人心里扎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眾多meme主題中,“白女配黑男”議題始終是傳播度最廣的作品,它的成功在于能激起白人男性對于生育的擔憂,喚起他們對保衛種族的激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這種充滿刻板印象的作品,恰恰是對年輕人危害最大的。根據Leger的調查結果顯示,超過一半的年輕受訪者,都在網上看見過種族主義內容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對于相信了大取代理論的極端分子來說,他們也只會在仇恨同溫層中賽博養蠱,從極端到走向更極端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互聯網上的匿名社群,對于極端主義分子是溫暖的壁爐客廳。從種族問題到對女權的抨擊,他們在這里探討一切會在正常生活中被道德譴責的議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探討之后,他們互相加深彼此的信念,甚至激發出了絕對信任的親密友誼,在水牛城大屠殺開始前的30分鐘,戈德倫在Discord創建了聊天室,并邀請了三五賽博密友共同探討了即將到來的血腥屠殺,他們沒有一個人向政府機構報告。




            戈德文在屠殺開始前繪制的超市地圖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在威脅感知和互聯網同溫層之外,可能還藏著西方藍領對全球化和政治正確的怨恨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當白人工人階級乃至中產階級,因為去工業化失去工作,導致窮困潦倒的時候,社會地位也隨之下降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而當他們期待政府的時候,政治正確卻讓西方政客和精英們,更關注的是某些特定身份的群體。這種趨勢,讓他們疑惑,為什么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,卻讓你們成了主人?就像是你排著隊準備進入美國夢的大門,結果少數族裔、移民突然插隊走就到你前面一樣憤怒。




             美國的鐵銹帶,是西方工人地位下降的縮影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此,在所有種族屠殺者的宣言里,他們都提到了全球化、多元、移民的危害……在他們眼中,全球化是既得利益者的洗腦,是改造世界前必須要拆除障礙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盡管,西方工人階級的失業,更多是由自動化而不是全球化導致的;盡管全球化,也帶來了物美價廉的商品,但當地位衰退與經濟困頓掛鉤時,選擇移民和他者來作為悲慘現實的主要因素,就成了最省事的選擇。




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仔細觀察這些犯下血腥屠殺的罪犯,你會發現他們都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失敗者身份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布雷維克和戈德倫都是大學肄業、魯夫和塔蘭特的家庭情況和學習都不好,他們還都沒有女朋友、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也很少,總之他們是生活的失敗者,是社會的疏離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種特殊性,總會讓人忘記他們背后龐大的變化,當看見民眾的焦慮和政治家的野心合流,通過網絡相互滋養,你不免會擔憂起未來的生活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為,在2011年,布雷維克向外界發布殺人邀約的時候,人們不以為然,覺得是個瘋子的戲言,沒什么感染力;如今,水牛城的18歲兇手,又一次發出了同樣的邀請。

             




            無論你愿不愿意接受,這可能就是我們將要面對的未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因為在大屠殺兇手的邪惡計劃之外,更令人擔心的是日益極化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全球化做大了蛋糕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吃到,至少,有一些人沒有感知到全球化的好處。在高速增長時期,人們還能用預期作為鎮痛劑,可當電梯停了,如何重分蛋糕,就成了最重要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血腥暴力當然要唾棄,但在他們的身后對舊時代的反彈與憤怒卻不容輕視,它們醞釀出的激進思潮,指向的都是不公平的問題,在這一點上,全球各國山川異域,日月同天,它的表現形式可以是種族,也可以是資本。它們未必是問題的真原因,卻都成了點燃憤怒的火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世界在分裂,這是一個鍍金時代褪色的節點,拿福山在《身份政治》中的話來概括再合適不過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我們的世界正在同時走在相反的絕望之土,一個是高度集權化,一個是無休無止的碎片化。全球極化背后,我們失去了對共同目標的共識。

  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  皮尤中心最近公布了一份報告,報告中提到,今天的美國兩黨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,比過去 50 年的任何時候都大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一些樂觀的政治學者看來,現在的很多問題,只是人類漫長歷史進程中的一次小感冒,人類終會找到解決之道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但對于更多的普通人而言,想想曾經接受的教育,再看看現在的世界,不免會令人有點難受,因為這感覺對于他們,特像鮑勃迪倫那首《The times they are a changin》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...


            If your time to you is worth savin'

            如果生命對你仍有價值

            And you better start swimmin'

            那你最好開始游泳

            Or you'll sink like a stone

            否則你就會像石頭一樣沉入水中

            For the times they are a-changin'

            因為這時代正在改變


            ...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沙發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2:26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看了文章憂心重重,再看著干癟的錢包,跟著瞎操心一場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板凳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2:47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“ 仔細觀察這些犯下血腥屠殺的罪犯,你會發現他們都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失敗者身份!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地板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3:22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這不是教養和素質的問題,本質上還是貧富差距太大,這些槍手要是現實世界里生活豐富,他為啥要搞屠殺,快樂還來不及呢

            點評

            不管是那個年代,那個國家,貧富差距就是能力的差距,這是事實  詳情 回復 發表于 2022-5-21 12:27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5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3:31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但凡有一丁點文化教養,就不會搞什么種族主義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6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3:46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貧富分化、社會公平,一個永恒的話題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3. TA的每日心情

            昨天 09:28
          4. 簽到天數: 496 天

            [LV.9]以壇為家II

            7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09:53:53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那個十八歲的好殘忍,還補槍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8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0:09:02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干得漂亮!這風景線杠杠的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9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0:19:30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年輕人膽子大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0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0:26:29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也只有國外才這樣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1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0:45:18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是保養的好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2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1:13:11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那些人太殘忍了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3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2:27:12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章牛險 發表于 2022-05-21 09:53
            這不是教養和素質的問題,本質上還是貧富差距太大,這些槍手要是現實世界里生活豐富,他為啥要搞屠殺,快樂還來不及呢

            不管是那個年代,那個國家,貧富差距就是能力的差距,這是事實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4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4:07:50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    15#
            發表于 2022-5-21 14:42:57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    私人槍支彈藥過多
    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国产成人精品男人的天堂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b9jz"><address id="bb9jz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bb9jz"><dfn id="bb9jz"><font id="bb9jz"></font></dfn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bb9jz"><ins id="bb9jz"><mark id="bb9jz"></mark></in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"bb9jz"><menuitem id="bb9jz"></menuitem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bb9jz"></strike>